业内最权威的外汇资讯

关闭
首页 - 货币专栏 - 港币 外汇返佣 美国非农数据 fxdd 兴业投资 盛宝银行 外汇返佣 外汇怎么开户 fxsol 外汇代理 fxcm福汇 kvb昆仑国际 ic
关闭
关闭

世纪豪赌--港币保卫战

2014-10-22 16:26:26 | 来源:亚汇网 作者:水水 | 共 2383 次阅读 字号: | 打印

  1998年8月27日深夜,一个电话把我惊醒。电话是从香港打来的:

  “今天全香港都无法入睡,你知道吗,决战就在明天。”

  “你在说什么?”

  “世纪豪赌!特区政府和金融大鳄摆开架势了,你等着看明天吧!”

  第二天下午五点,又接到电话:

  “你知道平日里香港股票交易额是多少?”

  “三四十亿吧。”

  “猜猜今天交易额是平日多少倍?”

  “……?”

  “20倍!790亿!香港挺住了!”

  在这同时。香港国际会议展览中心。

  三五成群身着深色西装、一看就知道是在投资银行、证券公司工作的人们,正急步匆匆走上香港会展中心新翼的五楼。许多人额头上浸着汗水,面色仍带余悸。

  在会展中心五楼大会堂前厅迎接他们的,是在一排排花篮中列队的中国银行家的笑容。45岁的新任总经理高西庆宣布:中国一家新的国际投资银行———中银国际控股公司正式成立。

  紧接着,出席庆典的董建华先生发言,他说:香港守住了!联系汇率制度没有被撼动!

  西方舆论称,香港成了国际投机家的“自动提款机”

  港元与美元的联系汇率制度实施至今已有15年之久,它以1美元兑7.75港元的汇率与美元挂钩。

  1997年10月23日,联系汇率制度首次受到国际金融炒家狙击。他们先是大量直接抛售港币以兑换美元,同时在期货市场上购买大量期货合同,期待一旦香港与美元的联系汇率瓦解,便赢得高额回报。香港银行同业拆息一度飙升到300%,恒生指数和期货市场指数下泻1000多点。此一役,炒家们共抛售了400多亿港币,在证券市场获利数十亿港元。

  尝到了甜头的投资者继续玩弄同样的手段。今年1月、5月,相同的一幕一次又一次在香港上映。西方舆论戏称,香港成了国际投机者的“自动提款机”,他们一旦缺钱花了,只需在这个提款机上按几个钮。

  尽管香港凭借充裕的外汇储备保住了联系汇率,但在高利率的影响之下,经济付出了高昂代价,利率居高不下,股市下跌了50%以上,楼市下跌了50%以上,经济元气大伤,至今未愈。今年首季香港经济负增长2.8%。

  进入夏季,中国周边国家经济急剧萎缩,政局动荡。日元一挫再挫,给港币和人民币造成极大的压力;印尼危机持续不断;俄罗斯金融动荡;在香港,种种迹象表明,即将公布的失业率和上市公司中期业绩都极其令人失望。西方投资银行分析家对中国能否继续保持较高的经济增长缺乏信心。对中国经济增长率的预测,一路从 7%、6%、5%下调到2%,甚至0。并宣称中国的经济增长只要是超过了预测,必是中国政府在统计数据上“做了手脚”。

  理性的经济分析成为没人要的垃圾,市场上畅销的则是代表投机家利益的谣言。最热门的谣言莫过于中国国内黑市汇价飙升,人民币大贬值迫在眉睫。

  1998年7月末,上海外汇黑市纷纷传言,因洪水、日元危机等诸多因素作祟,人民币币值难以坚守。“中国政府可能让人民币贬值高达30%”,一时间,黑市上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跌为8.70,比官方的汇率8.28低5%。有关传言也促使投资者纷纷抛售B股套现购买美元,7月28日B股下跌达3.5%,创下历史新低。

  同一天,深圳《证券时报》的一篇评论文章指出,中国政府曾警告美国,如果美国继续容许日元持续贬值,中国将有可能重新考虑人民币是否贬值的问题。

  东京樱花银行的一名交易商说,“据报道,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戴相龙说中国人民币将会小幅贬值”。

  一时间,对人民币不利的消息此起彼伏,人们开始怀疑人民币到底能挺多久。

  8月3日,日元兑美元汇率突破145的重要关口,上海市民纷纷到黑市上高价兑换美元,这一天,人民币黑市汇率达到8.8元兑1美元。8月的第一周,人民币在上海黑市价最低跌至一美元兑9.2元人民币,比官方汇率低了近9%。

  炒家盛传“人民币贬值”,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香港乃沛公也。人民币贬值势必沉重地打击香港的联系汇率制。这一信息更加刺激了香港的股市和汇市。加之纽约股市回软,日跌幅一度达299点,并将继续下滑;日本新政府回天无力;香港上市公司陆续宣布中期业绩,不利消息接踵而至,国泰公司50多年来首次亏损,太古、汇丰利润大幅下跌;香港市场上谣言四起,风声鹤唳,令投资者惶恐不安。这些无疑成了国际金融炒家们进攻香港的信号。

  从8月5日起,数家欧美投资银行和对冲基金同时向香港汇市、股市和恒指期货市场大举进攻,在香港疯狂抛售港元和恒指期货。据悉,其 精锐部队就是华尔街大炒家乔治·索罗斯麾下的美国最大的对冲基金———量子基金。5日,香港市场上抛售的港币达200多亿;6日,又是一个200多亿。

  按照索罗斯等人的计划,先在汇市上抛空港元,迫使香港金管局不得不采用扯高利率的老套子,并藉此打压股市。利率抬高,股市势必下跌。恒指期货也会同步下滑,然后炒家便可在期货市场以较低的价格沽空恒指期货,汇市股市双双获利。醉翁之意尽在恒指期货。原因何在?

  投资者买卖恒指期货是买卖将来某个日子(即合约的交货日)的恒生指数的涨跌。每份恒指期货合约的价格是当日的恒生指数乘以50港元。恒生指数每降低一个点,该期货合约的买者每份合约就亏50港元,卖者每份合约则赚50港元。照此推算,若金融炒家在恒生指数10000点时卖出一份8月份到期的恒生指数期货,然后竭尽全力将恒指打落至6000点时,炒家再将这份合约买入平仓,即可获利20万元。如果炒家手里有1万份合约,回报即20亿元。如此高额回报,使得金融炒家们使出浑身解数,不惜代价也要把香港股市打下来,把恒生指数压下来。

  从8月的第一个星期三开始,在国际金融炒家的三次狙击下,香港股市连日下跌,从8月3日到7日的五个交易日里,恒指已下跌917点,股市市值失去2500 亿港元。7日,恒生指数跌至7000点关口。收市时报7018.41点,全天下跌235.95点,跌幅为3.25%,是1995年1月以来的新低点。而在一年前的昨天,恒生指数是以16820点的历史高点收市。

  “如果有人觉得我们会有所动摇,他们是错的!”

  8月7日,香港特区行政长官董建华向记者发表谈话,他说:维持联系汇率是特区政府最坚定不移的政策。

  “如果有人觉得我们会有所动摇,他们是错的!我们绝对有能力与决心维持联系汇率,我们一定会做得到。维持联系汇率将能确保香港的长远经济活力与利益,短期的痛苦可以接受。”董建华颇有悲壮之色。

  香港金融管理局总裁任志刚被舆论界戏称“任一招”,意思是说,每每金融炒家杀将过来的时候,金管局惟一的一招就是提高利率,增加金融炒作的成本,以抗拒炒家的狙击,维持联系汇率。

  而此法的副作用日益昭彰,它对股市楼市的杀伤力太大。恒生指数下跌至6500点将是银行体系所能承受的最低限。专家分析,如果股市和楼市进一步大幅下跌,银行在无可选择下势必大量抛售有关抵押资产,从而掀起股票市场和地产市场的恶性抛售潮,一些中小型银行,甚至有可能因为呆坏账过多而面临倒闭的命运。牵一发而动全身,一旦有银行开始倒闭,香港银行体系势必遭受致命的连锁打击。

  如果听任索罗斯这些国际炒家,一次又一次地赢去香港人的血汗钱,香港经济实力再强也总有一天会被淘空。香港政府终于忍无可忍,下决心向炒家“开战”。

  金管局首先在外汇市场上公开与国际金融大炒家叫板,炒家每卖出一盘港元,金管局便吃下一盘,而且吃下的是便宜的港元。金管局主动以政府财政储备承接了炒家的近500亿港元沽盘,再把买回来的港元重新存入银行。以此来压低拆借利率的升势,减少对经济的伤害。

  按照香港货币局规定,金管局倘若要在外汇市场以美元购回港元,必须以固定汇率1美元兑7.8港元的价格购买。而这次却以炒家的卖价7.75港元悉数买进,引至炒家们大喊不公。任志刚说,这次购买港元,并非为金融管理局本身购买,而是替香港政府即国库购买,因此并没有违反货币局的严格规定。

  香港政府为了应付经济衰退,采取了扩张财政政策,加大预算赤字。每年夏季国库库存港元枯竭,政府开支必须到货币市场以美元换取港元。恰在此时,金融炒家大笔卖出港元,金管局便顺理成章地为政府大笔买入便宜的港元。

  如同武林高手过招,一方低估了另一方的内功,招致自身的内功被对方绵绵不绝地吸走了化解了。到1998年7月末,香港外汇储备为965亿美元。居世界第三。排名第二的是中国内地,约为1400亿美元。

  第一回合到7日星期五下午四点半,以香港金管局小胜暂告一段落,汇率稳定在1美元兑7.75港元左右的水平上。因为股市受挫的程度并不大,期指下滑也不大,炒家无功而返。但他们并未罢手。下一个目标就是证券市场。

  香港股市山雨欲来。而此时,“人民币即将贬值”、“港股要跌到5000点”之类的“预测”充斥媒体,令投资者信心极度动摇。如果日本、俄罗斯再传来坏消息,香港股市很可能爆发恐慌性抛售。

  8月13日,特别行政区政府的财政司长曾荫权在新闻发布会上义正辞严:“香港不是自动提款机。”

  当时的场面极富象征含义,曾荫权在前,任志刚与许仕仁一左一右,略靠后,形成一个稳定坚固的三角形。任是金管局主席,许是财经事务局局长。他们代表了香港政府的决心。曾荫权的讲话声色俱厉:当局有大量资源,可一举击退炒家。

  有记者问,日元已跌至8年来新低,是否会对港元联系汇率构成压力?人民币会不会失守?曾荫权说:“中国领导人已讲得很清楚,无需变动人民币汇率。在短期内人民币不会有贬值的压力。但是日元不明朗是事实,我们已知之甚久,因此无需恐慌。”

  有记者问:如果全世界的对冲基金都来和港府对着干的话,港府是否还有信心?任志刚微笑道:“我们很欢迎!”

  许仕仁说:我们别无选择!

  8月14日,香港政府正式动手干预股票市场,开始了一场前所未有的“世纪豪赌”。

  赌客就是以索罗斯为首的国际金融投机家,港人称“金融大鳄”。

  8月14日(星期五)香港政府突然出手,动用外汇基金和土地基金同时进入股票市场和恒生指数期货市场大举吸纳,致使那一天的恒生指数反弹560多点,升幅达8%,以7224点收盘;

  8月17日,全球股市暴跌,恰好星期一为抗日战争胜利日,香港休市,避过了冲击波;

  8月18日,美国股市已大幅回升,日元也开始回稳,亚洲各地股市全面反弹。这一天是公众假期后首个交易日,港府保留实力,恒生指数窄幅波动,大市终盘微跌14点,以7210点报收;

  8月19日,港府外汇基金继续入市,大挟淡仓,指数攀升412点,以7622报收;

  8月20日,大市于高位7900点遇到初步阻力,而港府买盘亦稍为收敛,指数于7742报收,升120点;

  8月21日,外汇基金入市未见积极,八大外资亦于尾市联手,使期指尾市狂泻200点,指数当日回软,以7527报收,跌215点;

  8月24日,港府重组实力,为入市干预以来最大规模,最后大市急升318点以7845报收。

  与此同时,在俄罗斯。8月15日,据俄通社报道:俄罗斯总统叶利钦昨天郑重排除卢布贬值的可能性。

  仅仅两天后,俄罗斯中央银行下令,允许卢布币值下降大约50%———从6.3卢布兑1美元,降至9.5卢布兑1美元。在俄罗斯,50%以上的食品靠进口,卢布贬值首当其冲的受害者就是穷人。68岁的养老金领取者耶莉娜伤心地说:“我每个月领取350卢布的养老金,我只负担得起一个面包和一包牛奶。接下来物价高涨时,我不知道要怎么办。”

  索罗斯的助手说:“香港政府必败!”

  从8月14日到8月28日,香港媒介以战场报道的语言形容说:“政府军采取大进小退、稳打稳扎和步步为营的策略,对炒家进行全方位的围追堵截。”

  8月26日,离恒指期货的结算日期还有两天。虽经8天鏖战,最紧张最激烈的时刻还未到来。此时,政府军需要进一步探明敌方火力,知己知彼,以更好地布阵迎敌。

  香港政府首先必须知道,如果没有政府军入市,股票市场究竟有多大力量与炒家交锋。

  15点08分,一直扮演买家角色的政府军,一改面孔,突然收起所有股票现货和期指买盘,并主动沽空恒指期货,引发炒家急忙跟风追沽。短短两分钟,恒生指数急挫160点,恒指期货下跌近300点。这时,政府军突然反过头来,再度入市收复失地,大量买进股票和期货合约,将股指和期指顶回原来的水平。

  此番试探,香港政府暗吸一口冷气,炒家实力不可小觑,恶战在即,一触即发。

  10月27日,星期四凌晨,索罗斯的助手朱肯米勒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记者专访,他十分自信地说:“香港政府必败!”

  朱肯米勒说:“我们的看法是,无论香港政府想在市场上做什么,下星期一早上醒来,他们的经济仍然是衰退。”

  记者立即追问:“你们是否沽空了港股?”

  朱肯米勒回答:“你自己可以下结论。”

  结论是不言而喻的。

  1990年9月的一个早晨,朱肯米勒将梦中的索罗斯叫醒,激动地说:“乔治,你刚刚赚了9亿5800万美元。”这是索罗斯狙击英镑大获成功的一刻。

  那么,在1998年8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一早上,朱肯米勒又将向索罗斯报告什么呢?除了他自己,谁也不敢预言。

  在朱肯米勒接受CNN记者采访后5个小时,8月27日上午10时,香港股市开市。

  绝不亚于一场激烈的战斗———在一开始,炒家的卖盘就如排山倒海一般扑来。在第一个15分钟内,成交额即达19亿港元;在第二个15分钟内,成交额为10 亿港元;在第三个15分钟内,又是10.9亿港元的股票成交。而在收市前的15分钟,战斗进入白热化状态,成交额高达82亿港元!单香港电讯股票一项,政府推出的1亿港元的买盘,不到9分钟即告全部成交。状态之惨烈,令场上红马夹目瞪口呆。

  这一天,香港政府动用了200亿港元,委托10家经纪行在33家恒指成分股上围追堵截。金融大鳄几番突围,未能如愿。最终,恒生指数报收7922点,比上一个交易日上扬88点,全天成交额230亿港币。这是自去年11月4日以来的最高额。

  在同一天,因俄罗斯金融危机恶化,导致纽约道琼斯股份平均数下跌了353点,跌幅为历史第三位。在同一天,亚洲股市急挫,拉美股市全线大幅下跌。惟有香港股市逆势而上。

  27日的晚上,大战的前夜,亦成了香港的不眠之夜。凌晨,香港天文台发出雷暴警报。它预示着什么呢?

  28日是恒指期货的结算日。胜败在此一举!

  恒指期货的结算价格为这一天每五分钟恒生指数报价的平均值,因此,要抬高结算价,就必须保证恒生指数走势平稳。要达此目的,政府军非得竭尽全力,死保死守。

  这一天,百万香港人锁定频道,眼睛紧紧盯住飞快跳动的恒生指数,所有的人都捏着一把汗。

  上午10时,决战打响。政府军与金融大鳄立刻在“汇丰控股”与“香港电讯”上展开激战。炒家的抛盘气势汹汹、排山倒海,政府军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个不剩,全盘买入。开市仅5分钟,成交额即高达30亿港元!与此同时,政府军同时在33只恒指成分股上设下买盘防线,全线防守。

  中午12时午市收市前,战斗又趋激烈,“长江实业”、“中国电讯”等多个蓝筹股被炒家疯狂抛售,并有大量欧洲基金入市。滔滔股海,政府军一木擎天。午市收市时成交额报409亿港元。下午开市,战况更趋严峻。炒家的抛盘滚滚而来,特区政府全线死守,平均每分钟就有价值3.5亿元的股票易手。

  下午四时整,恒生指数终于在7829点定格!

  这是惊心动魄的四个小时!

  全天交易额达到了香港股市有史以来的最高纪录———790亿港元!

  恒指期货最终以7851点结算。

  在上溯总共10个交易日中,香港特区政府约动用相当于1200亿港元的外汇储备,将恒生指数上拉1169点。政府在期指市场获利约20亿港元,投机者的损失估计为12亿港元。

  从8月5日起,香港特区政府在汇市、股市和期货市场向金融大鳄发起全面反攻,终于初战告捷。

  旋即,特区首脑董建华发表谈话说:我们已经达到目标。

  与此同时,在莫斯科,8月24日,叶利钦宣布解散基里延科内阁。而外汇市场则展现了一个我们早已熟知的原则———时间就是金钱。34岁的博伊说:“我刚进入交易所时,兑换率是一美元对13.8卢布。一分钟后当我排队时,他们却把新牌子换上,兑换率已是一美元对14卢布。”

  在台湾,当局宣布,谁代销索罗斯基金,可判刑2年。

  曾荫权说:“只此一次,没有骂我的。”

  大战之中,香港金融及实业界人士对政府的行为表示高度支持。

  亨达国际金融董事总经理邓予立认为,香港是一个自由经济体系,而不是一个让炒家自由“提款”的地方。港府这次在公开市场采取的行动,实际是对美资炒家明目张胆地在港元期货、港股及恒指期货等多个市场狂妄狙击的回应,并非改变它原有的金融经济政策。如果港府在炒家狂妄的狙击炒卖活动中一点也没有表示,就不符合对一个政府应有的要求。

  中银国际证券国际董事冯志坚说:首先应该肯定政府入市干预是正确的,去年10月,我当时就认为政府应该入市。要扞卫港元,政府非出手不可。国际大鳄来港并非为了投资,香港特区政府有能力反击,为什么不反击?俄罗斯就无力反击。虽然干预的后果可能会使市场沉寂一段时间,但至少争取到了可令香港经济恢复的时间。要维持联系汇率,就必须对伤害我们的人迎头痛击,以争取时间来恢复,等到经济复原大家信心重拾。

  市民对香港特区政府干预的支持度明显提高。9月1日一调查显示支持香港特区政府者为37%,反对者22%。而一周之后,支持率增加到55%。其中,对曾荫权个人的评分急升至65分,为一年多来最高。

  事后,曾荫权对记者说:“香港市民纷纷打电话和传真给我表示支持。只此一次,没有骂我的。”一向给人以冷峻威严、咄咄逼人的曾荫权在8月的那些紧张日子里,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曾说:8月是香港经济坏消息逐一公布的时期,经济出现负增长、失业率高起、大蓝筹公司业绩欠佳……港府知道炒家必然来犯,加上外围市况恶劣,形势十分严峻。“8月初许仕仁和任志刚齐向我说,他们已经有共识,政府要采取行动。之后十个工作天,我内心不断挣扎,反复考虑入市的正面和负面因素。结果我在8月 11、12日作出决定,8月13日签署文件,14日开始连续十个交易日的干预行动。

  “我在8月初时已知会特首有此构想,最后由我拍板,因为法律规定是我负责,实际也是。”

  为巩固大战成果,香港金管局从9月7日起推出7项强化联系汇率的措施。

  此后,政府又制定了30项新办法,意在加强香港证券市场和期货市场的秩序及透明程度,抑制跨国造市投机活动。

  港报以中国功夫的表述通称这些措施为:“七招三十式”。

  香港汇丰银行经济顾问梁兆基总结说:这些措施令造市炒家要狙击汇市,推高拆息的成本大大提高,亦令炒家能够在期指市场谋取的利润大为下降。在本升利跌风险增的形势下,造市炒家进袭香港市场的机会大为减少。

  在此背景下,香港同业拆息利率大幅回落,7日,隔夜拆息急降至4%;9日,降为2.5%,最低为1%,迫使国际大炒家从汇市、股市及期市罢手离场。股市因此大幅反弹。7日,在大量补仓及投资者入市下,恒生指数飚升588.29点,升至8076.76点,港股总市值在一日内净增1610亿港元。

  从8月14日起香港特区政府大力干预股市与期货市场以来,香港股市总市值已经回增高达3743亿港元。恒生指数大升1416点,升幅达21%。

  据《香港经济日报》报道:索罗斯的旗舰量子基金8月31日(是日,美股大跌五百多点),一天输掉5亿美元,整个8月输掉近10亿美元。

  另有消息说,索罗斯在此次香港一役,就损失了8亿美元。

  亚洲往何处去?

  环顾我们周边的山河,已是遍体鳞伤。

  日本经济的总体技术水平,与美国的差距已越拉越大。日本今年第二季经济增长率比去年同期下降3.3%。这是日本经济连续第三个季度下降。分析家悲观地认为,日本进入了过去50年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

  印度尼西亚以外汇计算,几乎一夜之间就丧失了一代人发展的成果。印尼经济今年估计将比去年下跌15%;

  泰国股票市场已经失去了90%的市值;

  马来西亚干脆关门了事,实行外汇管制,资本项目上不再跟外国人打交道了。

  随着俄罗斯经济的崩溃,西方经济学家已经在谈论 新兴市场 整个概念的破产。据悉,俄罗斯所欠外债总额将高达2000亿美元,这是人类历史上一国政府所拖欠的最大笔外债。

  有数据表明,仅从去年7月亚洲金融风暴到今年年初,就已经有大约数千亿美元的资金流出亚洲,到现在只多不少。泡沫经济破碎、市场需求低迷、投资回报低下而导致的资金枯竭、银行惜贷的现象,像一个幽灵,在亚洲大陆徘徊。

  国际金融大鳄依然对香港虎视眈眈,只要香港的基本经济状况未发生根本好转,这一威胁无法根本解除。有消息说,国际炒家的主力部队并没有撤出战场。一些美资银行和投资公司仍在购入香港一年期远期的汇市合同。据说仅索罗斯一人就有一笔400亿港元的远期盘口于明年2月8日到期。

  《洛杉矶时报》的一篇文章说:“我们实际上不知道怎么使世界经济得到发展。我们的老办法不再奏效;明显的特别有效的新办法尚未出现。”

  最近,美国着名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曼在美国《财富》杂志上撰文指出:“国际货币基金会的计划不但无法使亚洲困难的经济重振生机,而且使状况恶化。现在是用一些痛苦的药方的时候了”。他所说的痛苦药方,就是“亚洲国家必须断绝国内资金市场与对外资金市场的联系。这意味着也有暂时实行货币管制措施的必要”。换句话说,西方国家力图使亚洲国家移植自由经济的初衷,现在却走到了它的反面。

  面对此情此景,香港怎么办?中国怎么办?

  8月31日,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董建华“出访”。目的地是与香港一河之隔的深圳经济特区。出访的使命,是考察正在拟议中的未来深圳科技开发区。

  预计在今年10月,政府将出台一个振兴科技产业的政策报告。报告起草委员会主持人,是美籍华人科学家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校长田长霖。香港联合证券交易所和众多投资机构也正在研究建立旨在为内地和香港规模较小、技术较高的小型企业服务的“第二板”市场。

  香港已经开始意识到:仅靠它的高楼大厦和房地产的各项服务业,已不足以抵御那些国际金融大鳄的反复袭击。如果说香港600万人民为了保卫联系汇率,已经每人付出了2万多港币的代价,那么从长远来看,倘若以不到1%的代价,即6亿港币,便能够为香港股市培育出一批设在内地和香港的技术密集型新兴企业,香港未来抵御国际风浪的能力,或许将取得百倍的功效。香港投资界和教育界的人士认为,香港必须通过为内地知识含量高、技术水平先进的新一代企业提供金融服务来创造21世纪的繁荣。

  据路透社近日对140个重量级经济研究机构进行的调查结果显示,今年东亚经济总体增长率为负0.7%,明年增长率为1.8%。整个东亚地区,只有中国大陆、台湾和新加坡的经济今年将继续增长。其中中国大陆的增长率远高于其他地区。

  他们认为,如果没有中国经济的强有力支持,东亚地区整体经济情况会更加糟糕。

  同样,中国经济继续保持高速增长,中国人民币币值继续保持稳定,将是对香港振兴经济的最大支持。而香港作为一个世界级金融中心的地位的巩固,也一定能够继续为内地的经济发展吸纳更多的国际资金。

  数日前,有记者采访曾荫权,问及八月一役,留给你最深刻的印象是什么?曾回答说:不是成败得失的荣辱,却是个人以至政府的渺小。

  “香港政府有那么多的钱,都没有办法可以全力保护到香港、保护到香港人……在那两个星期里,我感到自己更加渺小。”

  “我们仍在备战状态。”曾荫权说。

  惊心动魄的8月———中国大陆守住了长江;中国香港守住了联系汇率!

外汇黄金投资交流分析 点击加入亚汇网微信群

    【微信公众号搜索“亚汇金融”或APP Store搜索“亚汇通”,外汇行情资讯尽在掌握。】

    本文地址: http://www.yahui.cc/currency/HKD/745715-1.htm,转载请注明出处。

外汇开户 模拟开户 代理加盟 模拟大赛
分享到:

关键词: 人民币 美元 港股 外汇储备 英镑


下载亚汇网APP
外汇行情资讯,尽在【掌】握!
最优经纪商点差对比;最新外汇牌价和兑换器;最及时外汇资讯和策略分析;外汇开户代理一站解决,赠金、比赛、培训抢先获悉。


关注亚汇微信公众平台

精品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