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首页 - 外汇市场 - 参考消息 热门关键词:正规平台排行榜 房价走势 A股走势 美股实时行情 香港股票行情 今日汇率查询 美元走势 非农报告

将香港学生绑上暴乱战车的三大罪魁祸首!

2019-10-21 15:19:23 来源:亚汇网 作者:斯嘉丽 打印 字号:  

近日香媒体发布了一项民调数据(委托港中大传播与民意调查中心所做),说71%的香港市民反对禁蒙面法,69%的人认为警队应当大重组,其他数据也大多显示民众对暴力的同情和对警方的反对都在加重。各媒体转载时均以“主要数据令人触目惊心”凸显主题。也有不少怀疑此次民调可信度的,指出这次民调受访者低龄化,与港乱暴力者的低龄化非常一致,更有利于汇集支持暴力的样本。

我们且不去质疑此项调查的可信度,再看看两个月前的一次民调。香港《明报》8月16日公布的民调显示(委托港中大传播与民意调查中心所做),同意抗议活动一定要坚持“和平非暴力”原则的受访者为71.6%,但相较6月中旬的调查大跌11%。这说明香港社会的负面能量与激进想法正在快速积累,整场运动的临界点已经翻过去。

这前后两项调查都是由港中大传播与民意调查中心所做,背景是香港动乱持续延烧、暴力冲突不断升级、极端分子喊出“揽炒”(即“玉石俱焚”)和“核弹都不割席”的主张出炉,应该反应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方面说明香港形成“黑色恐怖”的严重态势;另一方面说明港中大的立场偏向——或许代表了各学校的政治倾向。

或许,这正是目前港民大都对港乱保持沉默,商界大佬、甚至公营机构态度暧昧的重要原因。



究竟是谁劫持了香港民意?是谁将香港青年学生绑上暴乱战车?

这里暂且不说那些境外势力,仅就香港本土而言,至少下面三大组织脱不了干系!

(一)香港学校校方无底线纵容学生闹事

在过去的四个月时间里,香港街头经常上演惊悚暴力的犯罪片,主角是一群身穿黑衣、头戴面罩或口罩的年青人,手持登山杖、雨伞、激光手电筒、甚至燃烧弹、铁棍等工具,横行于街道、地铁站、机场等公共场所,一次次的暴力袭击、一波波暴力破坏,不断地刷新着普通民众对他们的认知。这些青年人大多是学生。

看看近日发生的几个经典镜头:


——10月13日下午5时许,19岁中六学生许添力用利器对一名警员割颈,警方以涉嫌意图谋杀拘捕行凶的许添力。令人遗憾的是,校方非但不谴责其学生涉暴行为,相反以“教育”名义为涉案暴力行凶者开脱,不仅美化该名学生平日行为没有问题,更表明不会开除该名学生,已启动学校危机处理小组,会继续为该学生提供帮助。

——此前的10月10日,曾在接受采访时发表反对示威言论的香港理工大学讲师陈伟强,被大批蒙面学生在课堂内围堵及批斗,以激光笔照射及粗口指骂,前后禁锢近5小时。无论跋扈的态度,还是粗鄙的言辞,乃至放肆的口吻,无不让人惊愕。面对这令人感到耻辱和震惊的场景,校方非但不谴责极端学生,反而阻扰警方处理。据报道,陈伟强被困期间曾多次报案,但是学院阻止警察入校,以至于没有警员到场处理。

——10月18日,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段崇智发表公开信指出,校方逐一联络逾30位被捕同学,其中大部分称曾遭不合理对待,并亲述被拖延就医、求见律师家人无果、被逼搜身等。段崇智校长因此要求警方查明细节后清晰交待,并称将为被捕学生提供协助。



段崇智的公开信引发广泛关注,但也带来巨大争议。有网友表示:“全信只呈现了被捕学生的一面之词,那些被激进分子伤害的学生和老师谁来代表呢?”香港特区前特首梁振英19日在其个人社交媒体发文称段崇智的公开信是为了他个人的解脱,斥其此举是是“缩骨”、“甩身(脱身)”。



实际上,就是这个段崇智,在10月10日与学生、教师及校友对话会上,指责暴力而被数十名黑衣蒙面的学生围攻,以镭射笔照射,指责与谩骂声此起彼伏。会面完结后更被包围一小时,有人拍打其车辆。有几名学生手持的雨伞已经扬起,好不容易才被学校安保人员按住。而在上一次校长对话会上,有激进学生跳到桌子上,居高临下地向段崇智的脸上撒纸钱。

段崇智的态度之所以发生了如此巨大转变,很是蹊跷!据港媒报道,段崇智对话会离开上车后突然折返,与学生闭门会见近两小时。双方态度随后竟180度转变,与学生“有说有笑,同学主动开路,欢送他上车离开”。其后,便有了段崇智指责警方的这封公开信。



行政长官林郑回应指出,段校长应鼓励有关学生通过现行机制挺身投诉,说出自身掌握的情况,然后再审视其他证据。

也许,就如梁振英批评段崇智所说,各大学的部分学生压迫校长表态。在压力下,校方采取不负责任的自保。而极端学生压迫校方,则是为了将违法行为反黑为白,在校园内外确立运动的正当性,鼓动更多学生以违法甚至暴力行为和香港“揽炒”。

这就是校方的立场,也许代表了各学校对待参与暴乱的学生的“维护”立场。

近几年,“港独”在香港校园猖獗,极端学生越来越多,他们的猖獗与校方的纵容不无关系。

两年前发生的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前会长周竖峰以“支那人”辱骂内地学生,“港独”分子把批评他们的中大新亚书院院长黄乃正称为“黄乃共”;爱国形象鲜明的教育局副局长爱子自杀身亡,竟有人在香港教育大学的“民主墙”“恭喜”副局长(此冷血行为引起舆论哗然!)大学“民主墙”只允许支持“港独”大字报,却容不下反“港独”的大字报——有学生及教授不满“港独“标语,竟遭校园中的极端分子粗言侮辱;十多所大专院校的学生会强烈抵制校方打压”港独“,中文大学的学生会甚至不容许校方移除”港独“违法标语——大学学生会已经被极端分子所劫持,并绑架学生意志①……

在学生打着“言论自由”旗号、并实施群体暴力的压迫下,各大学校方却显底气不足,默认甚至像段崇智一样成为软骨头,臣服于校园极端势力。

由于校方的软弱、甚至立场偏袒,起源于非法“占中”期间的“连侬墙”在此次港乱中,再次渗入香港高校的各个角落。在香港中文大学等高校,几乎每一座建筑的每一面墙都难以幸免,随处可见的“连侬墙”充斥着大大小小、或手绘或印刷的海报和标语。



终于这些极端学生涌上街头,大打出手,变成了所谓的“勇武派”暴徒。

有记者在香港大学一家“社团”的摊位上明目张胆地摆放着头盔、防毒面具等暴力示威者的必备装备,两名“全副武装”的蒙面学生坐在一旁,不时向新生推销他们的装备。

近日,有《环球时报》记者到香港校园实地勘察,看到的并非港大校门,而是两名一身黑衣、戴着头盔、护目镜和防毒面具的“勇武”学生,手持标语站在来往的人流之中。他们背后,是长达数十米的港大“连侬墙”。

这位记者描述:

“连侬墙”上张贴的海报标语基本以宣传示威集会、呼吁“自由民主”、强调“五大诉求”以及批评特区政府和警察的内容为主。在一片被贴得密密麻麻的“连侬墙”之间,香港大学的“撑警墙”只有小小的一块,而且已经被人涂得面目全非,写上了不少“黑警”言辞。

除了“连侬墙”,香港高校内的许多迹象都表明,校园已经不是让人安心读书的“象牙塔”。在香港大学的书店里,书架显眼处摆放着这样的书籍:《抗命的伦理》《社运年代》《香港80年代民主运动口述历史》《香港关键词》等,还有许多讲述社会运动甚至公开支持、煽动“公民抗命”的书籍。

甚至连香港舆论都一齐惊呼:香港校园成最危险的地方!

为什么“港独”学生会如此猖獗?

香港青年时事评论员协会副主席陈志豪曾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说,多名反对派政客因早前的违法行为而被判入狱或取消立法会议员资格,令极少数极端分子感到在体制内再无“港独”的生存空间,而违法冲击所承受的法律风险又愈来愈高,所以转而透过在大学校园鼓吹极端的“港独”思潮来发泄不满和积蓄力量。

香港《东方日报》10月10日发表评论说,“港独”思潮如病毒一样不断蔓延,除了将校园搞得乌烟瘴气,更将香港一步步推向绝路,究其根源,因为校方及社会姑息纵容、反对派煽风点火、外部势力背后搞鬼等。

(二)香港教协是最大的罪魁祸首

许多有识之士尖锐指出,香港的教育“病”了。进一步看,首先就是教育者出了问题。有一个事例可见一斑:

曾任通识教育教师联会主席的中学教师赖得钟,被发现以“黑警死全家”标语,作为其社媒个人专页的头像照片。有人实名向教育局投诉,指其做法是“鼓吹欺凌警察在校子女”,超出道德底线,并违反《教育专业守则》。

有市民表示,当今香港出现如此乱象,都是源于教育出了问题,他们认为通识科的教程和教材审批过于松散,很多教师教学态度不中立。有人质问:持有这样激进立场的教师去教通识课,去给学生们讲述香港的示威游行,会是怎样的一种情形呢?

香港的各级各类学校都是英国殖民时代的产物,香港回归后一个重大失误在于没有像新加坡那样“去殖民化“,而是全盘保留了殖民时代遗迹。也许有人认为,”一国两制”下的香港实行资本主义,应该保留原来的东西。这是个错误。实际上,保留资本主义制度不等于全盘接受殖民化。就像新加坡,独立后仍然实行跟香港一样的资本主义,但花了极大精力去殖民化,开展爱国主义教育,这才有了民族自尊和对国家的认同。相反,香港则一直生活在殖民时代,才导致了如今跟祖国离心离德。

就教育而言,香港回归后,仍然延续英国殖民时期的教育体系与社会宣教体系。这种体系像生产线一样,每天源源不断的生产精神上“亲西仇中”的“香蕉人”。香港教育,并不仅仅是如人们所说的通识教材问题,而是在学校结构、教职人员、教材内容、教育监管、甚至教学组织如教协等各个方面全部存在问题。

从学校结构看,还是过去殖民时代的系统。香港的基本教育分为4类,官立学校、直资学校、津贴学校和私立学校,其中官立学校只占6%左右;80%以上的为津贴学校,而津贴学校中又以教会学校为主。教会学校具有强烈的基督教意识形态,无一例外地反对包括中国历史和爱国主义内容的国民教育。不仅如此,在香港的大部分官立学校和政府出资补贴的直资学校,对国民教育居然也持排斥态度。

在香港,国民教育被妖魔化,似乎成为一个负面词汇,一说到国民教育,就会与“洗脑”挂起钩来。为何如此?问题显然出在教育管理者和教师队伍上。有分析指出,香港的教育管理人员和教职人员基本上都是“黄丝”立场。因意识形态原因,他们几乎都对国民教育持反对态度,拒绝设立国民教育课程。因此这些学校在教材内容设置上,基本上都是对中国持负面态度,从本土思维出发,以西方文化及价值观为主轴对学生进行教育。



不少人揭露了香港通识教材中的“仇中”因子。举个例子:《初中新思维通识单元2:今日香港》(第二版)第三章《香港的政治制度》及第四章《法治和社会政治参与》中,就公开质疑并歪曲《基本法》一国两制的含义,误导师生,使其错误理解香港的政治、司法及社会情况,唱衰“一国两制”。这只是教材的冰山一角。

在这样的教育环境中长大的学生,其国家认同与价值观可想而知。正如人们所说,有什么样的教科书,就会有什么样的年轻一代。

教材的问题归根到底是人的问题,教育管理的问题。除了相当部分“拒中”、“仇中”教师参与教材编写外,教材无须送审,缺乏监管,是很大的问题。让人疑惑的是,对于这种现象港府教育部门居然毫无作为。香港回归22年之久,竟然还能容忍这种分离主义教育盛行!有识之士指出,在国民教育推行过程中,港府浅尝辄止,遇到阻力就退却,导致回归二十多年来,整个香港的教育系统还在回归前的框架体系运行。在这样的教育体制下培养出来的学生,怎么可能有中国国家认同?怎么可能会建立中国人身份认知?

更大的问题出在教协这个社团组织上。教协与廉政公署相伴而生,有充分理由相信,作为间谍特工机构的港警政治部同时渗透到这两个机构(组织)。教协是英国在香港教育界乃至于社团组织的最大布局。



教协是香港唯一用工会名义注册的教育社团组织。从中英谈判开始,港英政府以政改和开放民主为由,支持教协一步步坐大。香港回归前,教协已经成为香港最大且最有影响的社团组织。不仅如此,教协的掌门人司徒华以教协为基地,还建立了香港市民支持爱国民主联合会(支联会)、香港民主同盟(港同盟),以及后来的民主党。教协不仅是香港最大的社团组织,而且是最大的反对党。

截至2015年,教协的会员人数达到9.6万,是目前香港最大的单一行业工会及参与会员最多的组织。这不仅意味着教协在香港教育界的巨无霸地位,还意味着在政治上的举足轻重地位。比如在立法会选举上,教育界登记选民人数截至2018年为85594人,涵盖了全港几乎所有现职教职员工。所以,教育界别的议员一直由教协支持的香港“民主派”人士担任,这些出自教协的参选人都以压倒性优势获胜。

教协拥有在香港教育界呼风唤雨的能力,更是以香港反对党角色定位自己,挟教职人员和学生以令港府,导致特区政府在各项教育改革事宜上必须首先聆听教协的声音,课改或者推行国民教育、以及教师聘用,都得教协点头。在教协的管治下,教师几无中立可言。他们必须按照教协的意图,把有倾向性的价值观渗透到教学里。这才是比通识教育本身更大的问题。



有人说,教协垄断香港教育40年,并不虚言。

曾任香港城市大学法律学院副院长的顾敏康教授更一针见血地指出,“教协”早已被反对派势力把持,近年它已蜕化为一个鼓吹“反中”、“反政府”的组织。他揭露:2013年,“教协”出版《香港政治制度改革——以“占领中环”为议题》,注明是“公民及通识科教材”,并请到鼓吹“公民抗命”的非法“占中”发起人戴耀廷做顾问。2016年8月,“教协”领袖叶建源不但表态支持中学生在校园内宣扬“港独”,更把他们美化成“有主见、个人见解及关心时事的中学生,较有强烈本土意识”。(今年8月)“教协”还主动发起示威活动,煽动学界去维园示威,以“强力表达”政治诉求。“教协”理事张锐辉更纵容乱港团体煽动学生罢课,称“他们有表达政见的权利”、“老师要让他们实践”云云,甚至鼓动老师在校内搞冲突。

新华裔认真扒了扒教协的罪恶发现:2012年教协带头反国民教育、2013年支持制作“占中”教材、2014年支持“占中”并向教师派发“黄丝带”、2015年推广鼓吹“港独”的《香港城邦论Ⅱ光复本土》、2016年在“旺角暴乱”中扬言要尊重学生讨论“港独”的权利、2017年纵容“港独”标语风波冲击香港的大学校园、目前的废青暴乱更有教协的影子:组织发起学生上街游行示威,鼓动学界去维园“强力表达”政治诉求,煽动学生罢课去搞政治,称“他们有表达政见的权利”。

有市民表示,经历了三个多月的激进示威者的肆虐,香港这块昔日的福地已接近黑白颠倒,治安混乱,千千万万港人养家活口的饭碗被打烂了,而最痛心的莫过于很多年轻人的认知观、世界观完全迷失了。市民认为,寻根究底,香港教协是乱象的祸源之一,教协里的许多老师在课堂上向学生灌输违法的观念,鼓动学生上街闹事。

有人尖锐指出,是教协在香港年轻人的心里下毒。

(三)教会学校长期毒害青少年成动乱帮凶



“上帝军团”-基督教会长期、不遗余力地在香港年轻人的心里播毒。在香港这次颜色革命中,宗教的确扮演了重要角色,成为重要工具。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香港的各类基督教才有明显增长。97回归后,美国势力大量进入香港,暗地里支持基督教组织,使之有了更大增加。这明显是针对中国的。2019年数据显示,香港基督徒(包括天主教和新教)有88.9万人,已经超过了人口比例的10%。甚至有报道说,香港的基督徒已占人口的一半。

在殖民时代,港英政府就选择了教会作为合作团体,拨款给教会去营运学校。现在香港有285所基督教和天主教小学、235所基督教和天主教中学,均占到香港中小学总数的半壁江山(50%以上)。其中回归后,各种基督教会和宗教组织在香港开办了近千家中小学及幼稚园,而佛教、道教、伊斯兰教等在香港开办的学校及幼稚园加起来不超过200家。

这些教会学校占据香港中小学的半壁江山,从幼稚园-少年儿童教育开始,灌输宗教意识形态,传播殖民思想,反对国家认同。人们发现,这些教会学校的教材充斥丑化、抹黑祖国的内容。有人扒出教会幼儿园使用的教材里,有个抹黑中国的童话故事:中国是暴虐的国王,而英国是一位神奇的魔法师,最后魔法师救了自由港。



位于港岛南区赤柱的教会学校-圣士提反书院,被揭以街头抗争作为考试内容。试卷的插图是4名警员抬起一名示威者“王先生”,示威者高叫“占领街道不是犯罪!我们要求‘一人一票’选行政长官!”的政治口号。而试卷的问题则要求学生用自己的知识解释示威者的要求有何“优点”;图中的执法警员更被画得恶形恶相。该名教师想要的答案不言而言。

正是这些教会学校成为几年前香港发生的“反国民教育”的主力之一。

这样的学校教出来的孩子,成为这次街头动乱的主力,也就不足为奇了。这样的教会学校在境外势力的支持下,公然支持动乱,甚至亲自参与街头动乱,也很容易理解。



在历次“反中“动乱中,香港基督教会及其控制的学校,违反了政教分离原则,成为街头动乱的支持者、鼓动者、参与者。他们利用其在教会学校的优势地位,在教会学校发起支持动乱、对抗警察的学生活动以及罢课。在目前青年学生暴力活动中处处可以看见一些宗教团体和神职人员或明或暗的身影。他们动员、组织教徒上街,在多次运动中冲在暴徒前边挡警察;在利用宗教理由发起集会;在教会学校发起支持动乱、对抗警察的学生活动以及罢课;组织供应装备及街头补给;提供舆论造势和心理支持……



有港媒揭露,基督教及天主教香港分支机构在此次反对《逃犯条例》活动中,从计划到实施全方位配合,几乎无死角地参与到每一个环节。几乎每次游行示威,都有宗教团体举办所谓祈祷会,以“祷告”的名义聚集示威人群;他们在教会学校发起支持动乱、对抗警察的学生活动,动员、组织教学生上街;当遭遇警察执法时,神教人员则挡在示威者和警察的中间,充当了拦警察的屏障作用,使得示威的暴徒更加肆无忌惮。他们提供舆论造势、心理和情绪支持,还提供物资支持,包括组织供应装备及街头补给,将宗教场所和教会学校当作街头“勇武”分子的休息站和“庇护所”,掩护被水炮车颜料沾染的“勇武”分子,怂恿青年暴徒“勇敢”向前;还利用宗教集会不需要经过批准的有利条件,在警察发布反对游行通知书的时候,利用宗教集会的特权进行集会。

《文汇报》的报道还称,基督教宣道会天颂幼儿学校为被警察围堵的暴徒提供休息场所,帮助其逃跑,学校内的家私布置被布匹所遮盖,疑藏示威物资。

有媒体警告,黎智英等很多香港动乱的主导者、支持者都是基督徒,内地一些基督徒也试图相应动员,朝香港汇聚,应该引起我们的高度警惕。

  

>>保险防坑,点击详细咨询微信:ScarlettW1

外汇开户 模拟开户 代理加盟 模拟大赛
分享到:

关键词:


关注亚汇微信公众平台
金融行情,尽在【掌】握!
亚汇是多家国际金融机构的服务商,同时也为投资者提供各类金融信息,包括外汇、私募基金、港股、美股、指数、黄金、原油、投资移民、海外房产等,紧跟市场行情,筛选核心资讯,分析投资策略。


下载亚汇网APP

精品导航

防欺诈提示 X

1、任何承诺收益、代理财、代操盘、资产管理、以及需要您提供自己账号密码的行为,都存在一定的风险,请谨慎对待。

2、亚汇属于商务服务公司,没有分支机构,没有理财业务,没有代理业务,谨防以亚汇名义的诈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