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首页 - 财经新闻 - 房地产 热门关键词:房价走势 A股走势 美股实时行情 香港股票行情 今日汇率查询 美元走势 量子基金 非农报告

万达3000亿走回头路:轻资产成迷 拿地建房仍是关键

2019-07-10 14:14:27 来源:亚汇网 作者:斯嘉丽 打印 字号:  

如今这8个预计总投入超3000亿元的项目会否加重万达债务,“重走旧路”?

  2019年上半年,每隔5天,王健林就会出现在公开报道中。

  这位富有的地产商人密集会见了地方政府官员、银行高管、国际体育赛事负责人等多个潜在合作方。6个月35次的会见行程,几乎赶上他去年一整年的安排。

  王健林频繁的会见行程也转化成为万达巨额对外投资。这些投资以万达大型文化旅游项目牵头,同时涵盖万达广场、主题公园、酒店群和体育赛事等。仅2019年上半年,万达就在四川、沈阳、潮州、兰州和天津等5个地区宣布投资项目,总预计投资额超过2550亿元,比万达去年总收入的2512.7亿元还高。

  如果再算上2018年9月开始的3个文旅项目——延安、贵州和兰州,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万达对这些项目总预计投资额已经达到3070亿元(根据框架协议整体项目预计投资总额计算而得)。

  这似乎是万达在文旅项目上的“卷土重来”。2017年因陷入流动性危机,万达开始出售资产以降低负债率。卖出的资产里就包括13个文旅项目,这占据了当时万达已有文旅项目的大半比例。“回收现金670亿元,相当于减债1100亿元。”王健林曾说。

  之后的一年里,万达没有再宣布对外投资新的文旅项目。降低负债率,减少有息负债是当时万达的“首要任务”。正因如此,万达开始强调旗下的万达广场、新文旅项目将以“轻资产”运营模式为主。即是由投资方出钱出地或出钱(万达找地),万达再负责设计、建设指导、招商运营,最后按约定的比例分配收益。

  不过投中网发现,至少在万达重启的两个投资项目中,仍以拿地为主切入,住宅用地或商业居住混合用地占过半拿地面积。这或许与万达所称的“轻资产模式”存在差别。更为重要的是,王健林曾表示万达2018年有息负债已大幅减少,将继续降负债,如今这8个预计总投入超3000亿元的项目会否加重万达债务,“重走旧路”?

  拿地建房还是关键?

  王健林“再战”文旅的起点是延安。

  2018年9月26日,万达称与延安市政府签订了《延安万达红色旅游小镇项目合作框架协议》。万达赋予了这个文旅项目特殊的意义——中国“首个红色主题万达城”。按照规划,延安万达城占地面积将达到128公顷,总投资120亿元,是一个包括红色小镇、军事乐园、冰雪乐园、冰舞剧场、大湖秀、度假酒店群在内的超大型文旅综合项目。

  延安之后,万达迅速在全国跑马圈地。截至2019年6月,万达已宣布在全国8个地区布局新一轮以文旅牵头的项目。投中网根据万达宣布的框架协议,不完全统计这8个项目的整体预计投资总额为3070亿元。

  这些项目都着一个与地区特色相关的概念包装,比如“红色主题”、“潮州文化”,同时也与“国际”、“顶级”接轨,涵盖了万达文旅、商管、健康、体育、影视等内容。

  从目前可以查询的土地拍卖信息来看,万达8个新项目中,延安和兰州已经拍下相关地块。而投中网发现,这两个项目中居住用地或/商业和居住混合用地占据了过半的比例。

  投中网在延安国土局以及兰州土地交易中心了解到,2019年3月15日,万达通过旗下“万达地产集团”在延安以12.63亿元拍下7宗开发用地(共计985.47亩);6月12日,“万达地产集团”又在兰州以71.924亿元拍下了28宗开发用地(共计1356.857亩)。

  其中,在延安的7宗开发用地中,3块为商业用地面积占整体的38.01%,4块住宅用地面积则占了61.99%;而兰州的28宗开发用地中,17块为商业和居住混合用地,为总面积的59.47%,10块商业用地则为39.48%,仅有一块用地为“文化设施用地”面积占比1.05%。

  万达地产拍下的延安7宗开发用地

  另一方面,投中网发现,万达在兰州拿到的土地价格或低于同期拍卖价格。

  万达拍下兰州的地块位于七里河区,总体均价为503万元/亩。而兰州土地交易所信息显示,5月30日兰州乾盛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在七里河以2.3亿元拍下了27亩居住用地,即平均一亩为851.85万元;3月6日,甘肃雅戈尔(6.300-0.01-0.16%)西北置业有限公司在七里河以4.536亿元拍下55.5亩商业用地,平均一亩为817.3万元。而投中网根据3Fang.com数据统计,今年上半年兰州土地成交均价为288万元/亩。无论是商业用地还是居住用地,从当前信息来看,万达在七里河拿到的土地价格都相对较低。

  制图:王钧

  《财新周刊》在2012年的一篇报道就曾指出,为了建设万达长白山(9.4600.000.00%)国际旅游度假区,万达2010年先后拍下了当地118块土地,剔除22宗免费划拨的,剩余的地块按南区、北区计算均价,分别为181元/平方米、204元/平方米,都低于当地的基准地价。

  事实上,万达在南昌打造文旅项目“万达城”之初,王健林就曾介绍,400亿元总投资中约180亿元用于200多万平方米的房地产和住宅写字楼。彼时王健林曾说:“我不可能买地后靠文化旅游用20年来回收成本,中国的金融模式(指融资成本)不支持这种发展模式,在这个情况下,(资金)只能走销售(房地产)一部分、融资一部分的路子“。

  RGB睿标环球执行董事周洋告诉投中网,早期做文旅地产的开发商,关心的是如何包装旅游资源的概念,可以更好地卖房。房子在当下即使消费品也是投资品。周洋说,在万达推出长白山的项目时,很多北京的投资者没到现场就购买了该项目配套的公寓。

  仅从当前万达在延安、兰州拿地以及地块的属性来看,万达这两个项目或依然以文旅为牵头,再搭配周边楼盘销售。

  对于上述8个项目文旅和商业住宅比例分布及其他相关问题,截至发稿,投中网并未获得万达方面的回复。

  轻资产模式之“变”

  不变的或许不仅仅是拿地模式。

  王健林的文旅野心始于2009年。当年,万达长白山国际度假区开工。这是万达首次对旅游项目的尝试。根据投中网不完全统计,自2009年至2017年7月10日,万达曾在武汉、南昌、广州、成都、青岛等多个城市布局19个文旅项目(包括宣布建设、正在建设和完成建设)。

  2017年7月10日,对于万达文旅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日子。这一天,万达突然宣布将13个文旅项目的91%股权以295.95亿元的价格转让给融创中国,同时融创中国承担这些项目的现有全部贷款。

  对此王健林当时的说法是:“转让项目能大幅降低万达商业的负债,并进一步实现轻资产化运营。”

  王健林在2017年万达年度工作总结中曾这么定义轻资产模式:“万达轻资产分为两类,一种叫做投资类,一种叫做合作类。投资类就是别人出钱,万达帮别人找地、设计、建设、招商、竣工运营后移交给别人,其中还有一个资本化程序。合作类就是万达既不出钱,也不出地,觉得项目合适,跟别人签合同,帮别人建设,建成后租金三七分成。”

  按照当时的协议,那批文旅项目出售后,由万达负责运营,融创中国需要每年为每个项目支付5000万元品牌许可使用费,周期20年。预计万达至少可以收回130亿元。

  但万达没有将那批资产的“轻资产模式”进行下去。2018年10月,它将整个文旅集团和13个项目的管理公司一并出售给融创中国,后者可不再使用“万达”名号。对于原因,万达方面称:“合同实际执行中发现,该合作模式确有诸多不便,项目规划、建设和运营管理与投资方一致,对项目发展才更为有利。”

  而当时,万达还称,今后将本着重资产、轻资产两条腿走路的方针,继续投资正在洽谈的一批万达文化旅游城项目,其中轻资产万达城将选择包括融创中国在内的多个投资方进行合作。

  不过,仅从目前能获得得信息上看,延安和兰州项目从拿地形式上似乎与王健林当时定义的“轻资产”模式不一致。而投中网从潮州市相关部门口中获悉,万达目前已在湘桥区拿到了部分土地。不过,截至发稿,投中网未能在潮州土地交易网和国土局查得万达拿地相关信息。

  国际地产资管公司协纵策略管理集团联合创始人黄立冲告诉投中网,万达的轻资产模式目前或许是个“美好的愿望”。从融资渠道上看,地产公司原本就很难从银行等金融机构获得融资,而且资产证券化基础资产更侧重于相关的基础设施、商业物业等不动产财产或不动产收益权作为担保。他认为万达目前的金融业务能力还不足以支撑轻资产运营的模式。

  实际上,万达至今已经强调了5年要向轻资产运营和去地产化转型。2018年的年度工作总结上,王健林再次强调万达要以轻资产为主,但并非放弃重资产——要在有息负债总体逐年减少的情况下才做重资产。

  “今年以后,新开业万达广场至少70%以上是轻资产,新开业酒店原则上全是轻资产。”王健林说。

  戛然而止的首轮出征

  虽然万达称自己从未离开“一直看好中国文化旅游行业的发展前景”。但将13个文旅项目卖给融创中国,曾一度被外界视为万达对文旅业务的暂停,而2018年9月“延安红色旅游小镇”框架协议的签订则被视为万达“重回文旅”。

  自2009年长白山国际度假区的试水,到2011年武汉中央文化区的正式进军,再到2013年全国陆续上马的万达文化旅游项目——“万达城”。王健林始终对万达文旅保持高度重视。

  “万达城”是万达的“第四代产品”。在万达首轮文旅项目中,除了早期的长白山国际度假区、武汉中央文化区、西双版纳国际度假区和青岛东方影都外,其余15个项目均被统称为“万达城”。

  对于万达城王健林曾满怀期待,他公开宣称,万达城将被快速复制到多地,到2020年前会在全国完成15~20个万达城项目。2016年,第一批万达城开业前后,王健林甚至叫板上海迪士尼乐园,号称要让迪士尼中国在未来10~20年都无法盈利。

  2017年7月10日,万达宣布将13个文旅卖给融创中国则成为万达文旅首轮出征的关键节点。这似乎是一个匆忙的决定。就在一个星期前(2017年7月4日),王健林才刚出现在云南昆明与当地宣布签约三个投资项目,其中就包括计划总投资320亿元的昆明万达城。而在一个星期后,昆明万达城项目被包含在13个项目之中卖给了融创中国。

  除去上述转手卖出的项目,当时万达文旅项目还剩长白山国际度假区、武汉中央文化区两个已经开业的旅游项目,和曾宣布要在乌鲁木齐、西安、惠州、长沙四地建设的“万达城”。

  投中网发现,这些项目也并不乐观:长白山国际度假区或已被万达转手他人,武汉中央文化区的重点旅游项目仍处在停业状态,而其他四地曾宣布要建设的“万达城”目前似乎没有新的进展。

  长白山国际度假区是万达最早的旅游项目,不过该度假村或已易主。根据工商资料显示,该度假区的主要运营公司“长白山国际度假区开发有限公司”已于2017年6月被万达转让给大连本地一房地产公司。

  占地面积1.8平方公里的武汉中央文化区,作为当时万达的全新生态,其中重要项目之一“武汉万达电影(18.220-0.08-0.44%)乐园”已于2016年7月31日宣布暂停营业。当时,该电影乐园称将进行全面升级改造。不过,投中网从该电影乐园一前员工和万达武汉一相关工作人员口中得知,该电影乐园还处于停业状态,“没有人去装修,就放在哪里。”

  而除此之外,乌鲁木齐等四地宣布要建的万达城项目,从公开渠道目前尚未见更多进展。

  2017年3月,万达宣布万达文化旅游城项目即将进驻惠州大亚湾西区。根据当时协议显示,项目总投资规模约800亿元,是万达集团目前最大单笔文体旅游项目。不过投中网从大亚湾招商局处了解到,这一项目还处于签订框架协议阶段(且约定时间已经到期),至于后续该招商局需要进一步与万达方面讨论。

  2017年4月,乌鲁木齐白鸟湖万达文化旅游城举行开工仪式。根据当时介绍,该项目占地约100公顷,建筑面积40万平方米,总投资98亿元。而投中网从乌鲁木齐白鸟湖新区一工作人员处获悉,这一项目已于2017年搁浅。

  2017年6月,万达宣布计划总投资660亿元的万达城宣布将落户西安浐灞生态区。投中网从西安市浐灞生态区管委会一工作人员处了解到,这一项目还未落地,“经过很多波折,也一直在开会探讨这个项目。”

  3000亿元资金从何而来?

  2017年是万达关键的一年。王健林曾坦言:“2017年对万达来说是非常难忘的一年,经历了风波,也承受了一些磨难。”

  这一年万达开始出售旗下资产,包括上文提及的13个文旅项目在内。但这一年售出的资产还不足以让万达走出流动性危机。2018年1月,王健林曾表示打算用2~3年时间负债降至绝对安全水平。

  也是在这一年的年会上,王健林提到“每个万达城需要七八年有息负债才能往下走,十几年才能收回投资。十几个项目叠加在一起,虽然通过销售物业能回收大部分现金,但至少五六年内,十三个(项目)每年净增1000亿负债,压力相当大。”

  那么,现在新增的8个包括文旅在内的投资项目,如果没有合作出资方(因目前尚未公布),宣布总计划投入的3000亿元资金将从何而来,这又将多大程度提高万达的有息负债?

  值得注意的是,万达的有息负债规模仍然比较大——尽管王健林声称2018年万达的有息负债同比2017年减少约30%。目前仅万达商管而言,据上海清算所披露的其2018年年报显示,2018年该公司的有息负债为1924.39亿元,2020年1月前至少要还210.27亿元。而截至2018年末,万达商管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为773.53亿元,比年初少了375.91亿元。

  对此,投中网向万达咨询其资金来源以及项目规划。截至发稿,投中网未能获得万达方面回复。

  另一方面,多位分析师也向投中网表示,文旅项目本是微利生意,而且投入回报周期长,无法与住宅销售相比。

  “早期做文旅的地产开发商更多是为了拿到更多的地,但实际可能并没有在做文旅,”RET睿意德上海策略顾问总经理周长青告诉投中网。

  黄立冲则告诉投中网,2017年万达出售的酒店和13个项目是其相对优质的资产。以至于当年SOHO中国的潘石屹在SOHO招标会上,调侃万达六折出售项目时说,“以为自己看错了数字。”

  对于万达新一轮在文旅上的投资,黄立冲进一步表示,“现在万达能拿到的文旅资源不如从前,而且靠文旅买房会越来越难。”

  最直接的变化是中国对文旅项目开发出台多部指导意见,要求文旅、文化产业地产项目要“去地产化”。比如,2018年4月国家发改委等五部委发布《关于规范主题公园建设发展的指导意见》,即开发商不得通过调整规划为主题公园项目配套房地产开发用地,主题公园周边的酒店、餐饮、购物和住宅必须单独供地、单独审批,不得与主题公园捆绑供地、捆绑审批。

  这意味着,原本开发商可以利用地产开发、或销售住宅楼盘以快速回笼文旅的资金方式或被切断。

  “更考验开发商对文旅项目的运营能力了。”周洋向投中网表示。新的政策更侧重新项目开发和运营,这对开发商的资金储备和融资能力有了更高的要求。

  但黄立冲对此持有不同看法,他认为开发商的操盘能力并非决定文旅项目成败的关键因素,而是要看地方政府如何推动项目。他告诉投中网,万达在经历2017年的流动性危机后,再次投资文旅的策略或许和此前一轮并不相同。“它更多地契合了地方政府的需求。”黄说。

  纵观万达新一轮文旅所投资的城市:潮州属于海上“一带一路”城市;沈阳地属东北三省,是近期国家大力推动发展的地区;贵州、延安、兰州以及四川,它们是西部地区的省份和城市,而这正是近期文化旅游部发布的《文化产业促进法(草案征求意见稿)》所提及的:支持中西部地区开展文化产业合作和扶持。

  

外汇开户 模拟开户 代理加盟 模拟大赛
分享到:

关键词: 潘石屹 金融


关注亚汇微信公众平台
金融行情,尽在【掌】握!
亚汇是多家国际金融机构的服务商,同时也为投资者提供各类金融信息,包括外汇、私募基金、港股、美股、指数、黄金、原油、投资移民、海外房产等,紧跟市场行情,筛选核心资讯,分析投资策略。


下载亚汇网APP

精品导航

防欺诈提示 X

1、任何承诺收益、代理财、代操盘、资产管理、以及需要您提供自己账号密码的行为,都存在一定的风险,请谨慎对待。

2、亚汇属于商务服务公司,没有分支机构,没有理财业务,没有代理业务,谨防以亚汇名义的诈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