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访问亚汇网香港分站,本站所提供的内容均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法规。

B站股价凭啥暴涨900%?

文 / 似风 2021-01-13 20:08:55 来源:亚汇网

  1月13日,B站向港交所正式提交上市申请,计划3月在港二次上市,保荐团队为摩根士丹利(75.8, -0.26, -0.34%)、摩根大通(140.22, 2.17, 1.57%)、高盛(302.21, 8.38, 2.85%)和瑞银(15.36, 0.13, 0.85%)。

  最懂年轻人的小破站火了。

  上市不是终点,只是B站破圈的一个节点。

  单靠小众二次元,显然无法成就现在的B站。

  2021年是B站的第一个本命年,从二次元文化社区到市值超过400亿美元的国际公司,B站用了12年。

  下一步,如何在巨头环绕的激烈争斗下继续前行,依然任重而道远。

  1月13日,B站向港交所正式提交上市申请,计划3月在港二次上市,保荐团队为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高盛和瑞银。

  最懂年轻人的小破站火了。

  一边是《2020最美的夜》破圈再次成功,晚会直播人气峰值突破2.5亿,是去年同期的近6倍。按照中国互联网用户9.4亿来算,约27%的人都在当天收看了B站的跨年晚会,秒杀众多卫视。

  一边是股价连年暴涨,最美的夜之后直接突破100美元大关。截至1月13日,股价已经飙升至115.44美元。相较于2018年3月11.5美元的发行价,短短3年不到,累计涨幅高达903.8%。

  1月13日, B站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准备3月招股二次上市,预计筹资规模暂未公布,但此前有媒体报道是由20亿美元加码至25-30亿美元,说明其估值正在快速增长之中。

  好事一件接一件,虽然2020跨年晚会在豆瓣的评分低于去年,但瑕不掩瑜,B站在资本市场以及用户心中的影响力都上了一个新台阶。

  这一夜,对B站是真的最美,一个美好的时代正在徐徐展开。

  为什么是B站?

  B站CEO陈睿曾经表示‘B站对应的就是年轻人,年轻人喜欢什么,我们就有什么’。

  此前的B站号称年轻人第一站,年轻人喜欢的二次元、鬼畜、游戏等应有尽有,每两个年轻人里面就有一个B站用户。

  而年轻人在B站也确实有快感,看视频有快感、创作有快感,发弹幕也有快感。而且B站是互联网社区,有归属感和黏性,所以年轻人在B站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平均每天消耗83分钟,堪称时间黑洞,是所有视频或者社区类网站中最高的。

  B站如何俘获年轻人的芳心呢?这事说来话长。

  B站来源于A站,所谓A站就是一家叫 AcFun的网站, A站也是二次元文化聚集地,还是弾幕的鼻祖,当时的 A站也聚集了大批高质量的用户和UP主,年轻人在这里玩的很开心。

  看到这里,是不是觉得B站都没有出生的必要。

  但有时候,机会就是对手作出来的。

  2009年,A站闹了两波事,6月份团队起内讧,7月份服务器故障,直接宕机了一个月。

  这就让当时的资深会员Bishi实在看不下去,愤然离去创建了一个全新的网站‘Mikufans’。当时的打算不是取代,而是作为A站备胎用的,半年后, Bishi把网站名称改成了与他喜欢的动漫女主角御坂美琴昵称BiriBiri发音相近的——BiliBili,B站就此诞生。

  再后来,因为A站审核不严以及运营缺陷,出现了大量不合时宜的刷屏内容,平台乌烟瘴气,漫友们就开始批量向B站转移。

  互联网社区网站最核心的就是内容,能够提供优质内容的UP主自然成了争夺焦点。在A站,对UP主和用户同等待遇,没有激励,而B站通过鼓励用户为UP主充电获取部分物质激励,大量 UP主的转移又进一步带动了漫友由A转B。

  至此,A站、B站实力已经旗鼓相当,接下来两边又遇到了同一个难题:视频版权。毕竟网站上那些深受用户喜欢的视频两家都没有版权,还因此招来不少官司。A站的反应是统统下架,B站则斥重金购买版权,吸引海量用户。

  A站竞争不过B站,最根本的原因或许在于A站始终属于二次元爱好者社区,没有真正的作为一个企业去运营。

  2018年A站倒闭之时,A站基佬盛传一句话:‘猴爷生前也是体面人,宁可倒闭都没收用户一分钱。’

  A站确实有情怀,但有时候,情怀就是商业死敌。

  B站CEO陈睿虽然也是二次元真爱粉,但一直是标准的商业经营思维,早早认识到‘如果B站不是向前发展,那么它就一定会越来越衰落,直至灭亡,永远不可能停留在那个大家认为的不大不小刚刚好的那个阶段’。

  于是B站逐渐转变思路,用开放、包容的态度吸引多元化用户,内容、运营等方面不断发力,吸引海量新用户加入。

  到了2018年,A站宣告倒闭,B站则去了美国上市,同样出身二次元,走向两个极端。

  一路破圈一路涨

  上市不是终点,只是B站破圈的一个节点。

  单靠小众二次元,显然无法成就现在的B站。

  B站的破圈并不是从上市才开始,早在2011年,曾任猎豹移动(2.03, 0.10, 5.18%)副总裁并为B站带来天使投资的陈睿的加入,已经为其日后破圈埋下了基因。

  首先是内容的破圈,曾经是B站全部的动漫和游戏,如今只是B站近20个分区中的两个,二次元相关内容仅占所有内容的约15%-20%。

  如今的内容包罗万象,从游戏、音乐、舞蹈、科技,到科技、知识、财经、职场都在B站逐步兴起,疫情期间,还被央视认证为年轻人最爱的学习网站。

  除此以外,B站还开始在自制综艺和音乐品类以及影视剧、纪录片方面不断发力。

  今年1月,因为‘云音乐节’的播出,大批音乐人入驻了B站。

  4月,B站在官方微博(41.64, -0.03, -0.07%)宣布开启首档说唱音乐节目《说唱新世代》招募,9月推出青春剧《风犬少年的天空》,此前《人生一串》、《我在故宫修文物》等纪录片的推出也屡受好评。

  多样化的内容带来了多元化客户,以纪录片为例,B站副董事长兼COO李旎曾表示,截至2019年12月中,2019年B站活跃的纪录片观众人数已经突破6500万。

  内容的破圈大都是静悄悄的进行,几个重大事件则给了B站破圈加速度。

  第一次大型破圈是2019年最美的夜,B站也是第一次搞跨年春晚,但效果惊人,在没什么宣发的情况下直接火了,直播人气峰值达8203.3万,总播放量达4692.8万。

  晚会内容此后持续发酵,《人民日报》官方微博赞其为‘最懂年轻人的跨年晚会’!网友也直言‘简直吹爆’‘含泪看完’。

  内容的成功直接反馈到了资本市场,2020年1月2日晚,B站市值暴增至人民币455亿,较上一交易日一夜增长50亿。

  第二次的大型破圈是五四青年节,B站先后出品了《后浪》三部曲,邀请艺术家何冰做了场慷慨激昂的演讲,一句‘奔涌吧后浪’引发‘前浪’和‘后浪’的热议。

  后浪奔涌的局势延续到了股市, 5月4日晚间,B站的股价一改连日下跌的颓势,开盘大涨,股价一度涨近8%,市值暴涨6.7亿美元,约48亿人民币。

  后浪刷屏也为B站吸引了不少前浪用户。5月28日,陈睿表示B站正在从一个以90、00后为主的平台,逐步演变为80后甚至70后开始使用的平台。2016年,B站25岁以上用户占比为10%,而如今B站18~35岁的用户占比达78%。

  最近的破圈大事件则是2020最美的夜,虽然与2019最美的夜相比没那么惊艳,豆瓣评分也从9.1下降到了6.3,但依然甩开各大卫视,人气峰值高达2.5亿,交出新年第一份高分考卷。

  一路亏损一路涨

  作为一家即将迈入第一个本命年的互联网公司,与B站用户、营收、市值都高速增长对应的是,亏损也与日俱增,成立11年,亏了11年。

  A站死于经营不善以及陷于情怀不能变现,B站引以为鉴,在商业变现的道路上不停的探索。

  2020年11月20日,B站发布了Q3财报。

  亏损方面的涨幅惊人,最近四个季度,B站的净亏损额分别是3.9亿、5.4亿、5.7亿和11亿,同比扩大分别是105%、170%和76%和175%。

  但财报一出来,股价就猛涨22%,算是资本市场给出的高度肯定。因为亏损之外B站的用户数据、营收增长尤其是收入结构都很漂亮。

  收入结构的变化是最大亮点,从单一游戏依赖到了健康的多元式布局。

  B站的营收主要分为移动游戏、增值服务、广告、电商及其他服务几项,其中游戏服务从一枝独秀发展到现在不足半壁江山的40%,足以证明B站已经摆脱了游戏依赖,其游戏质量不管是联运还是代理都相对一般,而一家视频网站靠游戏活着本身就不正常。

  广告收入增幅达到126%,侧面说明B站破圈已经成功,广告主用钞票当选票支持了其破圈。而且在广告收入猛增的情况下,用户留存率还高达8成。

  增值服务增长也很喜人,这里面包含了付费大会员、视频打赏、为爱发电等项目,增长主要来自付费用户的增长89%,说明用户逐渐不再白嫖了。

  这么看,股价不涨似乎没天理。

  最近,B站似乎又找到了一条流量变现路径——金融支付,这也为其在港股二次上市添加了新故事元素。

  2021年1月4日,工信部政务服务平台的信息显示,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提交的ICP备案网站域名‘bilibilipay.cn’和‘bilibilipay.com’已被审核通过,其中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是B站的关联公司。

纪纪商大全  

排行榜 日排行 | 周排行